未来穿戴终止IPO背后:4.3亿元推广费捆绑王一博代言,曾被深交所问询项目合理性

未来穿戴终止IPO背后:4.3亿元推广费捆绑王一博代言,曾被深交所问询项目合理性

  华夏时报记者 郭怡琳 于娜 北京报道

  第4次冲A失败后,未来穿戴主动撤回IPO。

  近日,深交所官网显示,未来穿戴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未来穿戴”)创业板IPO撤单。此前,未来穿戴的IPO申请在2022年7月22日自动过期;2022年9月30日和2023年3月30日,深交所又两次中止公司的发行上市审核。

  据悉,此次IPO,未来穿戴拟首发募集资金中有2亿元要投向补充流动资金项目。随后深交所致函问询,要求其说明大额现金分红及募集资金扩产的合理性。而被问询之后,未来穿戴方面发布公告主动终止2亿元的补流项目。此外,未来穿戴的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同比下滑,但公司高层的工资却成倍增长。而报告期内,SKG的销售费用常年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约70%,而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前两年均远不及10%。这意味着在同赛道竞争中,SKG过于依赖流量红利,轻视产品本身。

  为了解未来穿戴两次撤回IPO背后的原因,《华夏时报》记者致电未来穿戴董事办,截至发稿前,电话一直未被接听。对此,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公告的角度来说,未来穿戴主动撤回IPO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市场环境不利导致公司认为此时不适合进行IPO。一般用这个理由,可能是市场环境有变化,或是监管出现一些变化,现有信息不足以准确判断。”

  撤回

  近日,深交所官网显示,未来穿戴创业板IPO撤单。深交所表示,未来穿戴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根据《深交所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二条,决定终止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事实上,此次IPO撤单时间与公司回复第二轮问询相距还不满一个月。回顾未来穿戴历经两轮问询和两次财务资料更新,从问询内容来看,未来穿戴创业板定位、期间费用、大额现金分红与资金流水核查等问题是监管关注焦点。

  据悉,未来穿戴曾在净利润连年下滑的情况下进行大手笔分红。根据最新数据,2020—2022年,未来穿戴分别进行现金分红1.55亿元、1.6亿元和5000万元,2020年和2021年现金分红金额甚至超过当期净利润。

  因此,报告期内大额分红接连两次引起深交所问询,要求未来穿戴说明分红原因、合理性、资金需求情况是否匹配等。对此,未来穿戴称,“公司报告期内的现金分红系基于股东回报和增资安排需要而制定实施具有合理性。”

  此外,第二轮审核问询函中,深交所就要求未来穿戴说明其“三创四新”属性(即创新、创造、创意,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以及业务成长性以及未来业绩增长的可持续性,并要求其说明 21 项核心技术的具体水平,是否为行业通用技术。对此,未来穿戴在回复中表示,“截至 2022 年,未来穿戴及其控股子公司共持有 1571 项专利,包括 69 项发明专利、1148 项实用新型专利、311 项外观设计专利,以及 43 项境外专利。”

  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致函重点要求其说明募资中有2亿元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扩产的合理性,募集资金中同时存在铺底流动资金、补充流动资金的必要性,募集资金规模的必要性及合理性。据悉,此次ipo未来穿戴拟首发募集资金16亿元,其中有2亿元要投向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而在被问询之后,未来穿戴公司在更新招股书时表示公司结合业务发展规划、宏观经济形势、市场动态情况等因素并经过审慎论证,决定终止“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并将“未来健康数字化工厂建设项目”中的铺底流动资金调整为使用自有资金投入。

  在江瀚看来认为,“未来穿戴不会在IPO问题上随波逐流,公司应该是权衡利弊后做出的慎重选择。对企业而言,撤回IPO可能会导致公司失去融资的机会和品牌宣传的效果,但也可能会避免上市失败带来的更大影响。通常上市失败则可能导致公司的品牌形象受到打击,投资者的信心受到影响,同时也可能面临融资困难等问题。因此,撤回IPO和上市失败的影响取决于具体情况,需要根据公司的财务状况、市场环境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

  一位不愿具名的二级市场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23年上半年已经有多达112家企业主动撤单。对于突发的撤回‘风潮’,一方面的原因是当前大环境企业经营环境较差,业绩下滑导致不符合注册制下的上市要求。另一方面,全面注册制下审核标准越发严格,那些自知业绩不达标的企业主动选择以退为进撤回申请,再回去更好找短板、补差距、促转型。”

  利润及毛利率三连降

  事实上,未来穿戴对于IPO的执着之心世人皆知。早前3次递表梦碎,曾被质疑科技含量不足。为此,未来穿戴接连4次操刀修改招股书。

  天眼查显示,未来穿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7 年,位于广东深圳,是一家以从事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为主的企业。而招股书则披露,未来穿戴专业从事SKG品牌可穿戴健康产品和便携式健康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SKG的可穿戴健康产品又分为颈椎按摩仪、眼部按摩仪、腰部按摩仪三款产品,其中颈椎按摩仪贡献营收比例较高。

  但纵观未来穿戴归母净利润及主营业务毛利率均连续三年下滑。该公司在2020年、2021年和2022年分别实现营收9.91亿元、10.6亿元和9.05亿元,同期的净利润分别是1.43亿元、1.32亿元和1.15亿元。其中2022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均出现同比下滑,分别下滑了14.8%和12.35%。

  此外,未来穿戴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8.31%、52.38%及51.70%,毛利率水平较高但存在一定的波动。其中,公司可穿戴健康产品毛利率分别为60.83%、55.08%、53.19%。针对2021年可穿戴健康产品毛利率下降较多问题,未来穿戴解释称主要受各产品毛利率变动影响,其中颈椎按摩仪收入占可穿戴健康产品收入的比例为83.67%,受新产品上市影响其毛利率在2021年度同比下降4.71%。

  记者注意到,在毛利率下降背后,未来穿戴长期存在重营销轻研发倾向。报告期内,尽管公司研发费用不断增加,销售费用波动下滑,但从合计金额来看,近三年公司销售费用累计为5.90亿元,研发费用累计为2.20亿元。

  报告期内,未来穿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10亿元、2.15亿元和1.6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1.21%、20.24%和18.24%。未来穿戴招股书称,公司销售费用的金额及占比变动主要与市场推广及广告宣传费、人工薪酬等主要项目有关。其中,市场推广及广告宣传费金额分别为1.66亿元、1.61亿元和1.04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重分别为78.88%、75.02%和62.83%。反观未来穿戴研发投入则占营收比较低,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分别为4714.06万元、7472.59万元、9785.81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76%、7.05%和10.82%。

  此外,黑猫投诉【投诉入口】显示,SKG品牌屡遭消费者投诉。尽管未来穿戴在招股书中表示各期投诉涉及的消费金额占比较低,但事实上投诉涉及数额却呈增长态势。据深交所首轮问询函及未来穿戴回复报告披露,公司消费者投诉明细表、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佛山市消费者委员会、315消费通公共服务平台等网站关于公司产品被投诉情况的查询结果:公司报告期各期投诉涉及的消费金额分别为4.25万元、6.43万元、16.53万元,主要原因为使用不当、产品体验未达预期等。

  然而这些或许在未来穿戴眼中并不重要,抓住流量才是开启年轻消费者芳心的钥匙。2020年,SKG正式宣布签约王一博成为“SKG品牌代言人”。此后2020年和2021年,其代言人王一博的代言费用分别为1237.18万元、2201.57万元。截至2022年12月31日,未来穿戴的存货为8637.38万元,同比激增65.93%。而后2023年2月16日,网传王一博与SKG的代言解约。同年7月25日,SKG官宣张凌赫为品牌代言人。

  至此,未来穿戴继续选择流量带货的道路。哪怕再次IPO梦碎,未来穿戴笃信着流量明星种草式营销能带来红利。

  编辑:颜源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