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 | 抖音复播时间迟迟未定,东方甄选其实很想走?

  来源:北京商报

  停播至7月29日的时限已过,可东方甄选自营产品抖音直播间到7月30日还没有复播,店铺也空空如也。相反,原计划7月29日结束的东方甄选App自营产品促销,延长至7月31日。东方甄选还在7月30日披露了自营产品促销4天的销售额:超1.1亿元。

  这个周末,东方甄选旗下自营产品抖音直播间被关一事有了更多细节。先是媒体曝光东方甄选主播讲解时露出商品二维码,被抖音判定引流和关闭店铺。后是东方甄选CEO东方小孙回应关店风波:跟平台一直沟通顺畅,是我们自己触发了规则,会积极整改。但究竟什么时候在抖音复播,东方甄选相关人士回应:还没定。针对这起停播事件的诸多疑问仍是问号。

追踪 | 抖音复播时间迟迟未定,东方甄选其实很想走?

  复播时间还没定

  7月29日-30日,北京商报记者向东方甄选询问其自营产品抖音直播间的复播时间,得到的回应都是“没定呢”。东方甄选自营产品抖音店铺的商品也还没有上架。“等开播就有啦”,7月30日东方甄选相关人士向记者解释。

  7月26日,东方甄选自营产品店铺以及东方甄选自营产品抖音直播间,因规则要求暂停营业三天。东方甄选临时决定在自建App上进行8.5折促销。 

  7月28日,有媒体曝光了东方甄选旗下抖音自营品店铺被关原因,“东方甄选主播是在讲解配料表的时候,因为包装上有二维码,镜头无法回避,确实被抖音判定引流和关闭店铺。东方甄选内部正在积极整改”。 

  当天晚间,东方小孙在App直播中首次正式回应关店风波。他表示:“我们一直非常感谢平台对我们的支持,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们都会和平台好好合作发展,我们跟平台一直沟通顺畅,这次是我们自己不小心出现了问题,触发了规则,我们会积极地整改,请大家不要担心。” 

  按照东方甄选方面透露的停播时限,“7月26日下午开始停播,停到7月29日下午”,但至今东方甄选自营产品抖音直播间复播的时间还是问号,停播通告也依然被置顶。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东方甄选CEO回应关店原因”的话题也还挂在抖音社会热榜上。 

  对于不复播的原因,东方甄选相关人士没有透露。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猜测,“东方甄选还是有点不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App促销延长两天

  “今天是8.5折促销最后一天”,7月29日东方甄选内部人士多次向北京商报记者确认。到了7月29日晚间,东方小孙直播时忽然宣布,为了感谢新老客户,让更多新用户享受优惠,决定促销时间到7月31日结束。 

  7月29日晚间,北京商报记者登录东方甄选App发现,自营品限时8.5折的页面已有多款商品显示售罄。“现在好多商品都没货了,只能预售。不过我们在紧急补仓。”到了7月30日,东方甄选App上自营品限时8.5折页面的促销时间已更新为7月27日-31日,前一日售罄的商品不再是灰色页面。 

  7月30日,东方甄选还披露了最新的促销成绩:促销前三天,东方甄选App销售额分别是1750万元、3000万元、3200万元,7月29日单日销售额3500万元。开启促销4天内,东方甄选App实现销售额超过1.1亿元。

  促销期间,东方甄选App在苹果应用商店的排名有了突破,在免费购物榜单从第31一度飙至第1,在免费总榜和免费应用榜单最高涨到第7,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东方甄选App排在免费购物榜第5,免费总榜第45,免费应用榜第42。 

  东方甄选App的直播间也更加活跃,7月30日晚间,会员店回放、将进酒、嘉宾录、自营溯源、山河宝藏5个直播间同时直播。前一日共同开播的有6个直播间。除了农产品、美食,东方甄选App也开始扩展商城内的商品种类。

  私域和公域的斗争

  东方甄选的另一个临时决定是在App直播间开启首个品牌专场,阮仕珍珠直播4小时销售额超1000万元。后续会有更多品牌入驻到东方甄选App,未来东方甄选有望打造更多品牌直播专场活动。

  北京商报记者从东方甄选相关人士处了解到,东方甄选不向品牌方收取坑位费,包括进行专场直播的品牌。 

  扩张商品品类并开设品牌专场直播,这是否意味着东方甄选有意将自家App打造成综合类电商平台?易观分析品牌零售行业高级分析师陈涛认为不是,“目的还是要做私域流量运营,做客户关系的维护,同时承担一定的销售职能”。

  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自建App基本上是做不成的,不过是一个向平台提价的砝码”。

  至于自建App是否比开设小程序、在其他平台设立账号更难,陈涛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最难的可能还是流量获取。如果MCN机构的目的是通过App吸引更多新用户,会非常难,因为这相当于重新构建一个平台和抖音等同台竞争。像技术等其他方面的难度,就小儿科了”。

  截至北京商报记者截稿,东方甄选App的直播间还在带货,电商直播产业链上下游也在持续关注这次停播事件的后续,因为这是“私域和公域的斗争”,一位电商直播服务商向记者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