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深度调整期 为何说中国宏桥(01378)利空已出尽,有望率先复苏?

在中国的商业史上,当前时期大概会是一个十分特殊的阶段。

就以上游资源品中颇具代表性的铝板块为例,去年以来受制于房地产这一支柱性产业需求乏力,叠加电力成本处于高位水平,铝价维持在行业平均成本线上下波动,铝企盈利普遍大幅缩窄,悲观情绪在行业内外蔓延。

将电解铝行业的领军者中国宏桥(01378)作为观察对象,2022年公司在营收增长15%刷新历史新高的情况下,净利润却下降了41.8%至98.09亿元。其中,22H2期间,公司的净利润更是只有11.24亿元。

作为铝资源板块里的“绩优生”,中国宏桥的盈利表现尚且受到显著冲击,行业所面临的经营压力可见一斑。

进入2023年,由于铝价持续低迷,叠加原材料采购价格普遍上涨,铝企盈利状况依然承压。根据中国宏桥的业绩预告,23H1期间公司预期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减少了约70%左右,但较22H2时期已有大幅度的改善。

“风起周期谷底”,在智通财经APP来看,站在当前时间节点,二级市场上的投资者大可以乐观展望中国宏桥的后市表现,下半年公司有望领先于行业走出调整期,公司的成长弹性即将兑现。

首先,就铝价而言,在电解铝库存处于历史底部,同时供给接近“天花板”而需求有望持续改善的背景下,未来铝价预计将易涨难跌。

数据显示,当前国内和LME铝库存均处于历史的底部。2023年7月13日,SMM统计国内电解铝锭社会库存55.3万吨,虽然消费淡季小幅累库,不过仍较2022年7月同期库存下降了14.4万吨,处于5年来低位。7月14日,LME铝库存52.8万吨,亦处于历史底部位置。

供给侧方面,高耗能的特点约束了国内电解铝产能扩张,目前国内供应已逼近上限,未来即便出现供应缺口亦恐将难以填补。

回溯历史,过去20余年来,全球电解铝增量基本来源于中国,尤其是近五年来中国电解铝增量贡献全球增量的90%以上。但由于铝是高耗能金属,碳排放量较大,因此近年来我国已经在严控新增产能,严格落实产能置换。

根据阿拉丁(ALD)数据统计,截至2023年6月中国电解铝建成产能4471.10万吨,运行产能4164.80万吨,同比增加1.85%,环比增加1.38%,已逐渐逼近4500万吨产能天花板;电解铝产量340.48万吨,同比增加1.77%,当月产能利用率为92.65%。

反观海外,近年来电解铝的生产情况亦不容乐观。过去两年间,受极端天气以及地缘局势紧张等问题影响,欧洲电力成本居高不下,多家电解铝厂宣布停产。雪上加霜的是,欧洲的“碳关税”法案将于2023年10月1日生效,2023-2025 年过渡期期间欧洲将对电解铝直接排放二氧化碳收取碳关税,届时单吨电解铝成本将增加600元/吨左右,这势必将对未来欧洲铝厂扩产形成负面影响。

再来看需求侧,一方面近年来新能源消费占比持续、快速提升,包括新能源汽车、光伏等产业的跨越式发展将消耗更多的铝产品。

另一方面,从7月24日的高层会议精神来看,未来铝的下游需求也将会得到提振。譬如,会议指出“适应我国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的新形势,适时调整优化房地产政策”、“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和供给,积极推动城中村改造和‘平急两用’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盘活改造各类闲置房产”。

此外,会议还要求“积极扩大国内需求”“提振汽车、电子产品、家居等大宗消费”。

闻弦歌而知雅意,在相关政策调整、优化后,建筑用铝及家用电器用铝预计将有明显改善,而这会对铝消费形成重要的“托底”作用。

综上所述,在库存处于历史低位,供给存在海内外双重压制,叠加需求端有望边际改善的大背景下,未来铝价运行格局预计将是易涨难跌,铝企盈利将持续改善。

而回看中国宏桥,作为全球最大的电解铝生产商,公司业务涵盖热电、采矿、氧化铝、液态铝合金、铝合金锭、铝合金铸轧产品、铝母线、高精铝板带箔、新材料等多个领域。目前,中国宏桥的氧化铝年设计产能为1700万吨/年,电解铝年产能合计645.9万吨/年,行业内排名前列。

尤为值得称道的是,得益于自身一体化产业链的特点,中国宏桥还具备突出的成本优势。据了解,电力和氧化铝占据了电解铝制造成本的70%,而中国宏桥在这两个板块均有完整布局,其中公司电力自给率达到59%,氧化铝自给率更是高达130%+,较高的原料和能源自给率无疑大大增强了公司在商品价格波动时的成本稳定性。

综合而言,考虑到电解铝行业现状,未来供需紧平衡将成为“新常态”,坚挺的铝价将让铝企长周期受益。身处其间,具备规模优势、成本优势的中国宏桥更有望强者恒强。结合往绩来看,中国宏桥的业绩低点已然过去,今年上半年的业绩预告验证了公司正处于基本面边际改善的新阶段,接下来随着电解铝需求恢复,公司盈利有望加速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