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行业继续大洗牌,中利集团被申请破产审查,最高年亏22亿

  来源: 时代财经

  在光伏产能战白热化阶段,有企业的处境巍巍可及。

  天眼查显示,7月24日,苏州腾晖光伏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晖光伏)被申请破产审查的信息公开,该案由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苏州中院)经办。

  时代财经注意到,上述案件申请人江苏威尔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威尔富)早在4月17日便向常熟市人民法院申请腾晖光伏破产审查。

  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苏州中院根据债权人江苏威尔富的申请,于2023年5月31日决定启动腾晖光伏预重整,并于2023年6月6日指定江苏中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利集团、ST中利(维权),股票代码:002309.SZ)清算组担任腾晖光伏预重整期间的临时管理人。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月23日,苏州中院已作出(2023)苏05破申1号《决定书》,决定对中利集团进行预重整,且中利集团及其下属核心子公司拟采用协调审理方式统一化解债务负担、系统解决经营困境。而腾晖光伏便是中利集团的核心子公司之一。

光伏行业继续大洗牌,中利集团被申请破产审查,最高年亏22亿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成于光伏电站,败于行业政策改变

  ST中利于2011年完成对腾晖光伏(当时名为江苏腾晖电力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的并购,全面进军光伏电池组件及光伏电站市场。

  到了2013年,ST中利的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3亿和1789.14万元,分别同比下滑26.53%和90.14%;而同期腾晖光伏(当时名为中利腾晖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净利润已经有2.61亿元。

  如能进一步增强对腾晖光伏的控制权,或有利于缓解ST中利净利润下滑之势。

  于是,2014年ST中利通过增资、收购等一系列操作,将对腾晖光伏的持股比例提升至74.81%,同时引进了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农银无锡股权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等投资方。

  事实证明,光伏业务确实能够拯救业绩。据2014年年报显示,在坚持采取以开发建设转让光伏电站为主、组件销售为辅的经营策略之下,腾晖光伏以1.56亿的净利润成为ST中利最赚钱的子公司,而光伏业务也成为ST中利当时盈利的主要来源。

  2015年,在推出“智能光伏+科技农业、贫困村光伏农场”创新项目后,腾晖光伏接单更是接到手软,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2015年其相关光伏电站项目备案有近300兆瓦。而据官网显示,其为全国40多个贫困县建设1.2GW“贫困村光伏农场”扶贫项目,累计脱贫了75万贫困户家庭。

  2016年,ST中利对腾晖光伏的控股权进一步增强,达到100%。腾晖光伏也继续在光伏扶贫上发力,2017年,其光伏扶贫电站签约520MW,开工建设1283MW,净利润高达30.46亿元,成为了ST中利2017年主要业绩来源。

  如此给力的业绩,ST中利自然继续重金投入。

  2018年,ST中利使用募集资金10.62亿出资认缴腾晖光伏新增注册资本,使腾晖光伏的注册资本由29.65亿增至40.27亿元;同时腾晖光伏还使用7.35亿募集资金置换此前投入项目的自筹资金。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ST中利非公开发行股票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30.85亿元,也就是说,过半资金均投入腾晖光伏的经营之中。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受光伏扶贫326政策和融资困难的影响,2018年,ST中利扶贫光伏电站开工数量490MW,比预期下降51%,确认EPC收入478MW,当年ST中利归母净利润亏损2.88亿元,同比下降194%。而在2019年国内商业电站取消补贴后,EPC业务量也相应减少。

  业绩亏损,被申请破产审查

  光伏电站政策有变,光伏组件缺钱拖累。2018年ST中利年报显示,光伏电池片与组件虽然在国内外市占率均有提升,但在增量融资规模受到压缩后,只能选择性接单。

  腾晖光伏也由盈转亏,并且亏损缺口越来越大,2018年至2020年的净利润分别为-7873.46万元、-3.17亿元、-22.43亿元。

  在随着年年亏损,光伏扶贫业务接近尾声的同时,腾晖光伏也在转变方向“自救”。在资金方面,其选择抵押设备融资近1500万元;在业务方面,则减少扶贫电站的业务,把重心放在光伏电池片和组件上。

  2021年2月3日,中利集团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提到,腾晖光伏2021年的发展规划,一是重点发展光伏高端制造,继续扩大光伏制造产能;二是继续推进国际化战略,在深耕欧美、日本等传统市场的同时,积极开拓新兴市场,扩大海外市场份额,稳固市场地位。

光伏行业继续大洗牌,中利集团被申请破产审查,最高年亏22亿

  图片来源:2021年2月3日中利集团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

  努力了终有回报,腾晖光伏国际市场的喜讯密集。官网显示,2022年以来,腾晖光伏不仅收获了1630万美元北马其顿组件订单、250MW印度组件订单,还传来与南非ARTsolar合作建设光伏组件基地投产、腾晖泰国工厂首片182电池顺利下线等好消息。

  销售方面,据ST中利年报显示,其光伏组件销量从2020年的1332.86兆瓦增长至2022年的2529.03兆瓦,三年实现翻番;商业电站和扶贫电站的销售量则分别下降至32.01兆瓦和5.26兆瓦。产能方面,据官网显示,目前腾晖制造年产能已扩展到16GW光伏单晶高效电池和20GW光伏高效组件。

  在转变业务重心后,2021年-2022年,腾晖光伏的净利润亏损持续收窄至139万元和7.64万元。尽管经营向好,但债权人耐心似乎不多了。

  2022年12月24日,ST中利披露,腾晖光伏名下位于常熟市沙家浜镇常昆工业园区腾晖路1号的不动产将被拍卖,执行标的1.88亿元。所幸经过ST中利沟通协商,6月1日公告ST中利再度公告,长城资产愿意支持公司预重整和重整工作,腾晖光伏不动产变卖危机才暂时接除。

  天眼查显示,7月24日,腾晖光伏被申请破产审查的信息公开,债权人为江苏威尔富,由苏州中院经办。此前6月3日,ST中利公告,债权人江苏威尔富在4月21日向常熟市人民法院申请对其子公司腾晖光伏进行重整,而6月2日苏州中院的《决定书》【(2023)苏05破申4号】显示,其决定对腾晖光伏启动预重整。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公告提到,苏州中院启动子公司的预重整程序,尚不代表子公司正式进入重整程序,子公司尚未收到苏州中院关于进入重整程序的相关法律文书。

  7月28日,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致电ST中利,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子公司腾晖光伏是处于预重整阶段。生产产能方面,其表示会根据自营订单和外协订单的情况组织生产,但也表示满产不太可能,“因为我们现在资金还是有点紧张的。”

  ST中利2022年年报显示,受营运资金紧张的影响,其多个光伏组件项目产能未完全释放;同时,电池片等主要原材料持续涨价导致未达到预计效益。ST中利还在2023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中提到,光伏业务受到资金紧张的影响,大幅度削减承接需要垫资的自营订单,以代加工业务为主,造成毛利贡献比正常自营订单大幅降低。

  产业链利润重新分配,有望迎来曙光?

  近几年来,伴随腾晖光伏业务重心转变的,是光伏行业上游原材料价格的大起大落,产业链的利润也在上下游各个环节重新分配。隆众资讯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光伏组件毛利率还在25%以上,而2022年便跌至13.53%;电池片的毛利率也在2021-2022年跌破10%。

  今年以来,面对硅料价格下降以及硅片双寡头的价格战,光伏电池片和组件毛利率均有所回升,电池片的毛利率更接近翻倍。

  对于重点发展电池片和组件的腾晖光伏而言,是否迎来了曙光?

  7月28日,隆众资讯光伏分析师方文正在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硅料价格下降确实会使整个光伏产业链的利润重新分配,但目前硅料的利润点还是非常高,组件端的利润主要还是取决于终端的接受能力。

光伏行业继续大洗牌,中利集团被申请破产审查,最高年亏22亿

  图片来源:隆众资讯

  “因为现在国外形势一般,而电站的大头主要是以招标形式的集中式光伏电站,这种报价普遍偏低,特别是从硅料到组件一体化的企业报价可能会相对低,从而打压整个组件市场的价格。所以说,上游让利,下游企业不一定全能获利,还是得看企业的一体化布局程度以及市占率情况,对市场价格有没有话语权。”方文正说道。

  而光伏企业一体化布局方面,方文正表示,向上游做电池片投入门槛不是特别高,就是需要设备投资量比较大,只要钱到位,电池片产能就能上;而硅片环节附加值不高,技术含量低;硅料本身技术含量特别高,但投资成本特别大,所以一般组件企业要做一体化,可能就是做电池片和组件一体化。“一是可以及时封装变成组件锁定部分利润;二是电池片技术迭代快,未来溢价可能会提高,从而导致企业外采电池片成本也会增多。”

  随着业务重心的转移,腾晖光伏前两年亏损持续收窄,而在光伏电池片和组件环节毛利回升之时,腾晖光伏是否会倒在黎明之前?这或许取决于其重整情况。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news@tim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