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钙王”朗迪32批次产品被要求召回,背后生产企业振东制药连续四年被问询

  来源 华夏时报

“钙王”朗迪32批次产品被要求召回,背后生产企业振东制药连续四年被问询

  近日,国家药监局官网再次公布了49批次不符合规定的药品,其中朗迪制药旗下明星产品碳酸钙D3被“点名”,涉及北京振东朗迪制药公司,山西振东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共32批次产品不符合含量测定,产品中维生素D3含量略低于标准。

  朗迪制药随后在官方声明中表示,因气温、运输等客观环境影响,维生素D3容易不稳定,但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华夏时报》记者以消费者致电,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朗迪D3宣传为每片含有200个国际单位的维生素D3,实际检测中只有190左右的国际单位,维生素D3主要是起辅助作用,用来提高人体吸收钙的效率。

  药监局通告发出后,朗迪在旗下公众号“朗迪大健康”中发表声明称,目前公司已对相关产品线停工停产,其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已召回2021、2022年涉及的相关产品,在市场流通的产品消费者可通过拨打热线电话联系专人进行回收,退换货以及退款等。

  一位保健品经销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朗迪钙“牌子响,卖得好”,之前也被业内戏称为“中国钙王”。米内网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此前宣布被召回的产品朗迪碳酸钙D3片在2022年销售额超过20亿元。

  产品成分不足,对消费者有何影响

  朗迪此次涉事产品朗迪碳酸钙D3片、碳酸钙D3颗粒上市超过了十年,主要面向人群为儿童、妊娠和哺乳期的妇女以及老年人,在上述保健品经销商眼中“口碑一直还不错”。

  不过,该经销商同样表示,钙类补充剂作为常规保健品的一种,往往是在消费者的窗口期进行使用,例如孕妇补充剂或是儿童长高的关键期,如果摄入量不足,也许会让消费者错失黄金窗口期的吸收。

  此外,不同维生素含量的碳酸钙产品成本不同,价格自然也不同,例如更年期的妇女可能需要钙含量更高的产品,通常也会更贵一点。对一些中老年群体来说,价格也是他们考虑的关键因素,此前朗迪的产品好卖,跟他们产品成本高的时候价格还和同类产品差不多有一定的关系。

  药监局此次通告中不仅提到了朗迪制药旗下产品,同时还提到了多地多家医药企业旗下的产品,但朗迪制药涉及批次显然是最多的。近一个月前,药监局公布的另一批不符合规定的药品通告中,修正药业生产的妇康片同样“榜上有名”。

  对于此类不符合规定的药品,按照药监局通告中表述,相关企业不仅要暂停销售使用、召回,同时需要对不符合规定原因开展调查并切实进行整改,同时相关省级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组织对上述企业和单位存在的涉嫌违法行为立案调查,并按规定公开查处结果。

  此次朗迪制药产品被召回事件发生后,其背后生产厂商振东制药又一次进入大众的视野内。

  2016年,振东制药耗资逾26亿元收购朗迪制药(前康远制药)100%股份,成为其旗下全资子公司,2018年至2020年连续三年,朗迪制药分别实现净利为2.56亿元、3.03亿元、3.57亿元,同期振东制药净利则为-1.47亿元、1.43亿元、2.62亿元,可以说,朗迪制药几乎撑起了整个上市公司的利润,是振东制药当之无愧的“现金奶牛”。

  不过,这场看似完美的“联姻”却很快以“分手”收场。

  背后生产企业连续四年被问询

  2021年8月,振东制药发布公告称,计划出售朗迪制药100%股权,交易作价总计为58亿元,全部以现金形式支付。

  对于出售朗迪制药的原因,振东制药当时公告解释称,一方面是考虑到公司在保健品和消费品领域的进一步扩张将面临管理和资金投入的制约,另一方面则是考虑到公司未来在中药、化学药及创新药物领域的资金投入需求和降低负债等因素,同时公司商誉也将大幅降低,因此做出这一决定。

  单从收购交易来看,振东制药此前收购朗迪制药的交易价格为26.46亿元,出售时交易价高达58亿元,此外,自振东制药收购朗迪后,获得其分红超过10亿元,出售行为还直接减少了公司高达23.03的商誉,投资回报率不可谓不高。

  关于这笔出售计划,市场褒贬不一。不过振东制药最被人所热议的并非这笔和朗迪之间“买进卖出”的生意经,而是连续四年被深交所下发年报问询函。

  2019年至今,振东制药已经连续四年收到年报问询函,尤其是销售费用被深交所反复问询。数据显示,2019—2022年,振东制药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1.73亿元、22.22亿元、22.70亿元及15.1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9.40%、45.83%、44.56%及40.70%,出售朗迪制药这一重要的业务支柱后,振东制药的销售费用仍然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2019年财报中,振东制药报告期内销售费用相较同期增长约89%至21.73亿元,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市场运营费大幅增加的原因、付款对象与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商业贿赂,并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对比说明其合理性。

  2020年和2022年的问询函中,针对销售费用占比过高的问题,深交所要求振东制药分项目列示近两年“办公费、会务费、培训费、服务费、咨询费”明细及对应金额等,说明其占比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最新一次的问询函中,深交所向振东制药提出的8个问题同样围绕着销售费用展开,要求振东制药对于销售费用中服务费与市场运营费的具体支出情况、补充说明控股股东通过子公司向客户预付采收款及向其出借款项等形式实施资金占用的行为的具体信息、预付账款结算时间、其他权益工具投资等做出书面说明。

  对于医药企业来说,占比过高的销售费用往往代表着企业对于营销网络的依赖“尾大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