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银行余向荣:中国出口任性强劲,仍是优等生

  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第72期)于7月29日举行。主题为“中国外贸走势分析及预测”。花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余向荣出席并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余向荣:可能因为我的预期不太高,所以我对今年进出口形势特别是出口形势并不特别悲观。

  年初看今年的外贸形势,大家是非常担心的,觉得全球经济要进入衰退,因此在去年高基数基础上出口可能会出现崩盘式的下滑,但显然我们没有看到。在疫情期间非常态的高基数基础上,年初就觉得出口大概保持这样的规模,大概判断是一个低个位数的负增长,换句话说出口出现浅衰退的情况,但应该不会出现大规模的下滑。现在看还是维持了这个看法。

  上半年的情况。我们知道上半年讲出口,按美元计价掉了大概3.2%,但全球贸易都是下滑的,如果我们看周边开放经济体,韩国掉了12.4%,越南上半年掉了12%,台湾掉的更多,掉了18%,日本掉了6%。在区域中3.2%的下滑还是一个相当优秀的成绩。

  当然,过去两个月的下滑势头要高度关注,但是整体上来讲,如果进一步看这个数据背后,实际上出口韧劲比-3.2%的表观数据更强一些。

  这有几个因素,一是汇率因素,看GDP统计,看人民币计价其实是正增长的。二是价格因素,今年PPI是严重通缩的情况,实际上如果去除物价因素,我们大概算了一下出口的量还是低个位数正增长的情况。所以,整体上来讲,虽然二季度有所放缓,但基本上可以说整个出口的形势在上半年还是保持了韧劲的,这是上半年的情况。

  再考虑下半年的情况,从外需和内功两个角度看。

  一是外需未必特别差,尤其跟之前的预期比。比如,花旗银行年初预测全球经济从去年3.1%下降到今年的1%以下,但我们出年中中报时已经把今年的预测上调到2.3%,换句话说,比原来想的增速大概高一倍之多,这就是全球经济的韧劲,这里面很重要的是美国。

  美国连续加息十一次,现在来看没有任何进入衰退的迹象,实际上,可能基准情形是到明年一季度美国出现浅衰退的情况,它的下滑幅度不会超过一个点的GDP,这是基准情形。但现在我们越来越觉得不着陆的可能性正在增加,看美国二季度经济数据包括最近的经济活动数据,包括房地产的一些指标,在美国连续加息十一次之后似乎又有抬头的迹象,这对全球经济也是一个很大的支撑。这就是它的韧劲的来源。

  不仅仅是美国,东南亚一些经济体对我们也很重要,而这些经济体受半导体周期的影响非常大。上半年,他们的进出口贸易或者经济表现相对差,很重要的原因是处在半导体的下行周期。但是现在初步判断,可能半导体的周期在下半年能够有一个触底回升,尽管受地缘政治因素影响,中国也还是在这样一个产业链上,这对中国同周边国家的贸易是一个提振。总体来讲,外需未必像年初想的那么悲观,这是外因。

  二是内功,中国出口部门还是非常顽强有韧劲的。我们经常谈到地缘政治和产业链重组的影响,包括脱钩和去风险对出口部门的影响,但我们认定的很重要的来源是来自于整个贸易网络的多元化,东方不亮西方亮。自从中美贸易摩擦发生以来,中国在美国进口的份额下来大概五个点,下来还是非常大的,当然美国还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外需来源,而且可能是终端的外需来源,特别是通过一些工业品到东南亚组装,最后还是去到美国。整体来讲,虽然对美国所占份额有所下滑,但仍然是重要的贸易伙伴,中美贸易关系从额度来讲仍然处在历史高位。

  更重要的是,一定程度上对这样一个产业链的变迁我们也有所应对。一定程度上人家讲要去中国化,一定程度上贸易网络也实现了去美国化。比如现在东盟国家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上半年对于东盟的出口比较好,对于“一带一路”国家出口比较亮眼,对于RCEP国家出口也表现出非常的韧劲,对于金砖国家的出口也是呈现了这样一个非常强劲的势头。这样一个多元化的贸易网络既维护好和发达国家经济体的贸易关系(尽量维护),同时实现了贸易网络的多元化,深度融合国际分工,这是我们出口部门韧劲非常重要的来源。

  这里提到地缘政治冲突对我国的影响,上半年有一个重要的亮点是对俄罗斯出口,或者从贸易网络多元化很重要的一个例子就是对俄罗斯的出口,今年上半年对俄罗斯出口同比增长77%,俄罗斯在我们所占的外需比重还是比较小的,3.2%的体量是整个外需的盘子,但它贡献了上半年出口增速1.3个百分点。俄罗斯现在是中国最重要的汽车出口地,占我国整个汽车出口接近16%,整个上半年同比增长500%以上,翻了6倍的概念。

  很多人问,对俄罗斯的出口可以持续吗?这个东西我们觉得真是可以继续下去的。一是它对我们是顺差的,因为我们从它那里进口很多能源包括天然气石油等等。二是现在贸易本币计价是各个国家都在推的一件事情,中俄贸易80%以上其实是本币结算的,所以,有钱对中国贸易顺差,而且有支付手段,同时它在面临西方制裁的压力下中国仍然是它工业品非常重要的来源。

  举这个例子是想告诉大家,在地缘政治变化的情况下,中国出口部门其实也是显示出了自己的韧劲,但凡有一个空隙,它就会顽强的成长,这是韧劲的一个来源。

  韧劲的第二个来源是产品多元化。我们看上半年一些国家出口下滑很重要的原因是消费电子产品处在下行周期里,如果看整个出口结构里面像消费电子,电子类产品也是掉的比较快的,但是像上半年贡献比较多的是新出口。新出口在整个出口上半年比较低增长的基础上,新出口贡献了1.8个点的增速,其实是非常显著的贡献。

  中国在整个结构上、整个价值链上的攀升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特别在新出口领域,像在新能源汽车、锂电池这样一个产业链上,不仅是建立了优势,而且可能和第二名已经逐步拉开了差距。当然国内很卷,但是和海外的同行相比,这个优势正在趋于明显,类似全球绿色转型大的趋势,新能源、清洁能源产业很大程度上还是集中在中国的。

  我们在高端芯片等领域还是要做更多努力,但出口结构产业链逐步升级在发生,产业链非常完整,从劳动密集型产品到消费电子产品、到高端制造,也是东方不亮西方亮,不会受半导体这样一个单一因素就把整个出口打下来。

  整体看,在全球产业链体系中,中国多元化深度融合的贸易网络,以及产业链升级和产品网络复杂工业体系及产品多元化也是中国出口部门韧劲非常重要的一个来源。

  总结一下,整体上,今年的出口在全球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面临着一定的压力,相比而言中国还是一个优等生,疫情已经过去两年,在疫情期间比较高基数的基础上,如果能够稳住规模就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了,体现了中国出口部门的韧劲。

  基本我们还是维持今年出口浅衰退的看法,大概看全年是略有下滑,美元额下滑两个点左右,在全球来讲应该说还是优秀的。在国内面临经济压力的情况下,我们迫切希望看到更多稳外贸的措施得到兑现,能够把这个数做得更高一点,稳住基本盘,有利于缓解经济下行的压力。显然政治局会议以来的定调也是把稳增长、稳外贸  摆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加上政策加持,特别是短期来讲,从周期视角来讲不必过于悲观。

  我这边就汇报这些,下面把时间交还给杨老师,谢谢。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推荐